从冬奥会到二十大,他依然是“旋风一样的男子”|奥运会|武大靖|短道速滑|李琰_网易订阅
武大靖想成为主力,就必须每天比正常训练多一倍。作者:余驰疆 崔隽编辑:隋坤“10年前,就连我这样的专业运动员,都要到后半夜甚至凌晨才有冰场进行训练。今天的运动员,完全不会有这样的烦恼。”10月16日上午,武大靖身穿一身红白相间的运动服,在首场“党代表通道”中接受媒体采访。作为短道速滑运动员,武大靖是笑傲冬奥会的金牌得主,是世界纪录的保持者,更是网络上人气高涨的“冰上旋风”。如今,他又多了一个身份——党的二十大代表。4年前,韩国平昌,武大靖站在窗前默念着毛主席文章中的话:“宇宙即我心,我心即宇宙。”第二天,他在那届冬奥会中斩获短道速滑男子500米冠军。决赛中,他像风一样冲出去,成为中国男子短道速滑奥运金牌第一人。冬奥首冠之夜在万众瞩目的比赛前夕,武大靖还是紧张了。2018年2月21日深夜,武大靖跑到运动员宿舍顶层,在没有人的房间推开窗户,抬头向天。气温是零下10摄氏度,他吹着冷风,闭上了眼。半小时后,他觉得内心好像平静了,回房、睡觉。“其实还是睡不着,但得逼自己睡,因为知道明天有一场硬仗。”回想那晚,他对《环球人物》记者说。那一刻,武大靖内心的紧张情绪就如夜色一样浓厚,因为第二天就是备受关注的短道速滑男子500米比赛,一枚金牌将在那晚诞生。2月22日下午6点,第二十三届冬季奥运会短道速滑男子500米比赛开始。武大靖在冰场上一路“狂奔”,连闯1/4决赛、半决赛和决赛。场边,教练李琰的心也跟着“提到了嗓子眼”。晚上7点,决赛开始。第一枪,武大靖抢跑,“因为觉得韩国选手要发力了,必须抢在他之前”。很快,第二枪,他没给对手留一点追赶的机会——39秒584,创造了新的冬奥纪录。赛后,中国解说员刘星宇在直播时激动地大喊:“我们赢得干干净净!”女子接力中“被犯规”的周洋发微博:“大靖,谢谢你替我圆梦平昌!”微博上,“武大靖”瞬间刷屏,好像所有人,都在此时发泄了出来。武大靖本来设计的庆祝动作是躺在冰面上,食指指天大喊;可真夺冠后,他只想到立刻跑去抱住教练李琰,一边哭,一边笑。·赛后,武大靖拥抱教练李琰。这是中国代表团在平昌的13天里唯一一块金牌,也是中国短道速滑队参加奥运会30年来的第一块男子金牌。4年后,北京冬奥会上,武大靖作为上届冬奥会短道速滑男子500米项目的卫冕冠军,承受了更大的压力。用短道速滑名将王濛的话说,“赛场上所有对手都在标着武大靖”。最终,武大靖止步半决赛,但他在家门口的冬奥会上,还是留下了许多经典瞬间。2月5日晚上,短道速滑混合团体接力半决赛上,因美国队、俄罗斯奥林匹克队都有明显犯规,中国队挺进决赛。决赛仍然惊险。第一枪,第一个弯道就有选手摔倒,比赛重新开始。第二枪,范可新起跑稳住,曲春雨完成超越,任子威开始领滑,武大靖奋力冲刺,率先冲线,中国队拿下北京冬奥会首金。在赛后的采访中,武大靖少见地激动落泪:“这个比赛也是非常解气吧。这四年,经历的太多了,今天(比赛)第一天,圆梦了。”·北京冬奥夺金后,武大靖激动落泪。从平昌到北京,从巅峰到低谷再到巅峰从2014年的索契到2018年的平昌,再到2022年的北京,在中国男子短道速滑一路起飞的过程中,许多曾经并肩作战的队友已经离开队伍或者离开冬奥赛场,只有武大靖一直都在。在北京冬奥会混合团体接力比赛当晚,武大靖的姐姐小威压根没敢看直播。后来得知夺金的消息,“看了不下10遍回放”。看到武大靖冲线的瞬间,她忍不住流泪。“那天晚上真是哭了好几场。从平昌到北京,看他一步步走过来,弟弟真的不容易。”小威对《环球人物》记者说。既是要卫冕冠军,又是参加家门口的奥运会,相熟的朋友都知道武大靖这次面临着巨大压力。“我们其实也很焦虑,主要是担心他,但不知道怎么宽慰他。好像说也不对,不说也不对。”小威说。·北京冬奥会上的武大靖。拿下首金当晚,武大靖在大巴车上接到了家人和老队友们的视频电话。小威截了一张通话界面发在朋友圈,写道:“我们的节日。”当时武大靖的表情看起来很放松,还和大家一起笑出了双下巴。“我们当时就是简单向他祝贺了一下,他挺高兴的。”小威说,“能感觉出来,拿到首金之后,他总算松了一口气。”2022年初接受媒体采访时,武大靖曾透露:“因为我腰伤了,其实一直没有系统地进行训练,(2021年)9月中旬从新疆(集训)回来才能正常跟上大部队训练。”由于疫情,这两年运动员的比赛机会也受到了影响。直到2021年10月,国际滑联短道速滑世界杯才开赛。憋了几年的武大靖急需机会证明自己,但过程并不顺利:在中国站因抢跑犯规意外出局;在日本站未能进入半决赛;在匈牙利站,因为被韩国选手黄大宪碰倒,最终排名第四。武大靖回忆当时的心情说:“比到第三站的时候,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了,也觉得自己失误太多了。”当时他还专门发了一条微博反思自己:“我会在今后的训练中努力克服和改正……我不相信一直努力我的状态还回不来……中国队敢于挑战,期待最好的自己回到赛场!”经过前三站的洗礼,在最后的荷兰站,武大靖终于迎来爆发。比赛中他每轮都是小组第一,决赛以39.878秒的成绩夺冠,这也是此赛季的世界最好成绩。他总结,“还是想在奥运前证明自己,给自己增加信心”。“大靖!滑冰快乐!”107次。武大靖曾多次向媒体提及这个数字,这是10岁时他第一次上冰时摔跤的次数,也是他与短道速滑结缘的起点。武大靖的母亲吕玉香向《环球人物》记者回忆:“因为在电视上看到短道速滑运动员李佳军滑冰的样子,他开始对滑冰感兴趣,学了之后就一下子喜欢上了。”吕玉香还记得给武大靖买的第一双冰鞋,黑龙牌,140元,但其实买得并不合脚。“他是练短道(指短道速滑)的,我给他买的鞋是练大道(指单圈400米的速度滑冰)的。而且当时啥也不懂,以为冰鞋和普通鞋一样,可以买大一点的,孩子长一长还能穿。”·武大靖与母亲参加综艺。启蒙教练李军对武大靖的第一印象是“身子瘦小,眼睛大,淘气但刻苦,爱琢磨”。每天4点,佳木斯的天还是一片漆黑,武大靖就要出发去李军的业余班训练,6点半训练结束再去上学。3年里,吕玉香带着武大靖一直按照这个日程风雨无阻。训练的条件相当艰苦,零下30摄氏度的室外冰场,练半小时就得去锅炉房暖暖,大人都受不了,但武大靖从没抱怨过。不久,武大靖被教练发掘,进入了江苏省队。·童年武大靖。这是他第一次坐绿皮火车出远门,全程要48小时。“当时我给他送上火车,他在车上哭,我在车下哭。”吕玉香回忆说,“孩子从小自己承担了很多,想家也从来不说。”2010年10月,武大靖参加了短道速滑全国联赛。他表现出色,一举拿下好几个冠军。在那之后,李琰将他调进了国家队。刚进国家队时,武大靖一直是边缘队员,徘徊在二线队伍,或者是给主力当陪练,跑步训练时连女队都追不上。他对记者说:“那时我心里就做好了吃苦挨累的准备。想成为主力,就必须每天比正常训练多一倍。”多年之后,武大靖把2011年看作一个转折点,那是一个运动员真正的觉醒。那一年的世界杯比赛,武大靖和几个陪练目送主力队员上车,去国外参赛,当时复杂的心情让他记忆犹新,“挺可怜的,人家都出去比赛了,不带你去。我好像就是从那个时候动了心思,我想要练出来,想要下次教练能带上我!”2014年,武大靖已经崭露头角,获得世锦赛男子500米冠军、索契冬奥会短道速滑男子500米亚军和5000米接力季军。从国家队最年轻的小将到男队最年长的队员,如今的武大靖仍在跨越刀锋,续写属于他的冰上故事。在这个故事里,前辈、家人和朋友更希望武大靖“越来越轻盈”。王濛曾在北京冬奥会比赛前为武大靖拍过一个视频,希望给他减压。视频中她笑着对武大靖喊话:“还记得小时候怎么滑冰吗?大家裹着棉袄打‘出溜滑’,笑得‘四仰八叉’的,一转眼你从东北滑到了赛场,跟全世界的选手站在同一起跑线上。我只想和你说一句:大靖!滑冰快乐啊!”总监制: 吕 鸿监 制: 张建魁主 编: 许陈静编 审: 苏 睿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